<p id="wfbtm"></p>
  1. <acronym id="wfbtm"><strong id="wfbtm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<p id="wfbtm"><nav id="wfbtm"><small id="wfbtm"></small></nav></p><acronym id="wfbtm"><strong id="wfbtm"><listing id="wfbtm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
    
    <pre id="wfbtm"><ruby id="wfbtm"></ruby></pre><p id="wfbtm"><strong id="wfbtm"></strong></p>

      首頁 政協領導 機構設置 政協要聞 提案工作 視察調研 文史天地 建言獻策 社情民意 縣區政協 委員風采 理論研究
      首頁 > 視察調研 > 正文

      從習近平總書記四川之行讀懂“何以中國”
      更新時間:2023-07-31 09:13:24   來源:新華社   

        新華社成都7月30日電題:記者手記:從習近平總書記四川之行讀懂“何以中國”
        新華社記者朱基釵、施雨岑

        一只從歷史深處飛來的“太陽神鳥”,點燃了成都的盛夏之夜。古老的錦官城,與一場青春的盛會熱情相擁。
        7月28日晚,成都大運會隆重開幕,習近平總書記親臨現場,見證“成都成就夢想”的高光時刻。
        出土于金沙遺址的“太陽神鳥”意象,融入整場開幕式,驚艷世人:穿越三千年時空,“神鳥”翩然而至、靈動旋轉,十二道金芒閃耀,禮花綻放夜空,圣火熊熊燃燒……成都,以巴蜀文化特有的語言,抒發著向光明、向未來的美好祝愿。
        在中國西部首次舉辦的世界性綜合運動會上,人們又打開了一扇讀懂“何以中國”的窗口。
        與此同時,成都往北,廣漢鴨子河畔,“沉睡數千年,一醒驚天下”的三星堆上新了。
        26日下午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里考察,祝賀三星堆博物館新館落成使用。
        走進博物館展廳,猶如走進一個天馬行空的夢幻世界。
        “通天神樹”上,金烏棲息、游龍蜿蜒;青銅縱目面具,凸眼巨耳、神秘莊嚴;青銅鳥足神像,頭頂尊、手撐罍、腳踏鳥;形態各異的青銅人頭像,聚成氣勢恢宏的“方陣”……
        展廳里,習近平總書記頻頻駐足,有時看完正面,還緩步繞著展柜,察看文物的不同側面細節,贊嘆“現代人也沒有這種想象力、創造力”。
        器以藏禮,物以載道。凝視著這些熠熠生輝的不朽造物,如何不令人思接千載。
        它們來自哪里?
        向總書記講解的考古專家篤定地說:“這些文物都是從長江、黃河流域文明母體中脫胎而來的,是古蜀先民創新創造的成果,有他們對‘天地人神’的奇絕想象和精神信仰,亦有深受夏商文化影響的清晰印記。”
        “逐步還原文明從涓涓溪流到江河匯流的發展歷程”,考古之于探尋文明根脈的意義,總書記看得很重。
        青銅時代的風,輕拂過這片土地,也吹過山河萬里。三星堆,正是中華文明滿天星斗中的璀璨星辰,正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生動實證。
        “看過以后民族自豪感倍增,五千年中華文明啊,而且更期待著更長的中華文明的發現發掘。”習近平總書記說。
        “何以中國”的答案,在物,亦在人。
        打小在三星堆遺址旁長大,從事文物修復工作已經39年的“大國工匠”郭漢中,目光沉靜、言語樸實:自己“只會干這個”。
        為受損文物檢測分析,使用傳統工具進行矯形,測算殘缺部分進行補配……三星堆博物館文物保護與修復館里,郭漢中細細向總書記講述一個神壇底座的修復過程。
        “很復雜??!你修復這一件要多長時間?”習近平總書記問。
        “至少得一年。”郭漢中答道。
        當下,三星堆還有上萬件新出土文物有待保護修復。這項工作,需要“時不我待”的責任感,又要“凝神屏息”的細致耐心。
        “這個工作不容易!發揚慢工出細活的精神,慢慢來,久久為功,搞成一件是一件。謝謝你們為文物保護作出的貢獻。”習近平總書記語含深情。
        文物不言,自有春秋。若無一代代考古工作者“手鏟釋天書”的接力傳承,若無一代代文物保護者“甘坐冷板凳”的悉心呵護,何來文明瑰寶呈現于世、傳于后人。
        “我最關心的就是中華文明歷經滄桑留下的最寶貴的東西。”文物承載燦爛文明,傳承歷史文化,維系民族精神。只有深入認識古代之中國,才能深刻理解現代之中國,方能不斷創造未來之中國。
        歷史長河奔流不息,文明之路綿延不絕。
        此次,習近平總書記乘坐高鐵入川。過中原、進關中,穿秦嶺、越巴山,列車風馳電掣的路線,大致就是沿著古蜀道的走向。
        25日下午,考察第一站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位于劍門雄關附近的翠云廊。
        這段古蜀道,之所以有如此詩意的名字,正是由于“銜空三百里,一色郁青蒼”的奇觀——長達300余里的古道兩旁,竟植有古柏12000余株。
        沿著古道,凝望動輒上千年、甚至兩千多年的古柏,令人不禁遙想秦關漢月、唐風宋韻,回味那些中國人津津樂道的傳說故事和朗朗上口的詩句名篇。
        古道和古柏,相伴而存;自然與人文,相映成輝。
        置身其中,總會好奇:這些古柏究竟何人所植?
        來自西華師范大學的蔡東洲教授,對此頗有研究。他向習近平總書記介紹,千百年時光,從“官民相禁剪伐”禁令、“交樹交印”制度到如今的“官員離任交接”“林長制”“樹長制”……代代種、時時護、人人護,“這是前人留下的財富,我們要像保護大熊貓一樣保護古柏”。
        前人栽樹,后人乘涼。翠云廊不是一天植成的,靠的是時間的力量,靠的是人民的力量。
        “翠云廊確實是嘆為觀止??!”“有點沒看夠的感覺。”習近平總書記十分感慨,“在這里可以得到很多啟示,挖掘出很多意義,對自然要有敬畏之心。”
        這樣的情景,如此熟悉,又意味深長。
        猶記得2016年5月,小興安嶺深處,黑龍江伊春市的林場里,仰望一棵擎天紅松,總書記感嘆“這就是時間感吶!”
        猶記得2021年4月,在湘江之畔的廣西毛竹山村,駐足于一棵800多年的酸棗樹前,看了又看:“我是對這些樹齡很長的樹,都有敬畏之心。”
        敬畏歷史、敬畏文化、敬畏生態,這其中蘊藏著“何以中國”的深厚智慧。
        古道蜿蜒,劈山開路、伸向遠方。古柏參天,扎根大地、枝繁葉茂。
        往事越千年。“蜀道之難,難于上青天”的千古嗟嘆,早已成為歷史。
        今天,中國西部的版圖上,綠水青山間,道路縱橫。古蜀道之畔,西成高鐵、京昆高速等“超級蜀道”重塑時空,42條進出川大通道,通達四方。
        新時代的道路傳奇,還在延續。
        沿著這條路眺望,中國式現代化大道如砥,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前景無限榮光:“我們的文化在這里??!是非常文明的、進步的、先進的。將來傳下去,還要傳五千年,還不止五千年。”

      上一篇:南京市政協委員履職培訓班在商舉辦
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  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  ?
      日本喷奶水视频中文字幕97,产三级不卡在线观看视频,91欧美亚洲国产五月天,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高清